最好漫威,没有之一

就算所有大小英雄都来齐了,拍群战式的漫画版《内战》也是不可能的。罗素兄弟实际是要在现有的格局下,拍出一个MCU宇宙的内战。那么最佳分歧点就必然是冬兵:他做了很多错事,可他是队长的唯一。

在“终极战队”的漫画里有个让人心塞的情节:那个宇宙的巴基没有出事,他一直活着,变成了一个老头。队长照常解冻了,加入复仇者,还和黄蜂女谈起了恋爱。很快他就遭遇了“代沟”的烦恼:他对女友追的剧不感兴趣,也很烦陪她逛街,完全听不懂她和闺蜜聊天的各种梗……可当他跟黄蜂吵架之后,发现自己只能去跟秃了头大了肚子老花了眼的巴基倾诉,因为世界上已经没有第二个可以听他说心事的人了。

那一刻,队长流了泪。这是他的死穴:一个活在现在的过去之人。70年后,跟他有相同经历和记
忆的人已所剩无几。佩吉死后,他的“亲密关系”只剩下了巴基。《复联2》也为这点做了铺垫:队长关于战后生活的潜意识是一片空白。这暗示以他的性格,在“日常世界”里必然是孤独和格格不入的。他可以被打造为一个理想主义的象征,但他有着难以融入现实的一面。韦登甚至刻意到让每个人说出一次“Home”都踩中他的痛点。虽然片尾他对这一点表现得很释然,然而世上没有人能情愿那样永恒地孤独下去,即使他是美国队长。

尽管电影遵照原著,让莎朗顺水推舟地与队长牵上了手。但有些关系,不是爱情乃至婚姻能够替代的。这决定了他无法放弃巴基。因此霍华德的遇害成了一个有点狗血但又必须得用的梗——在铁人已经发现中计的情况下,也只有这个才能把刚刚缓和下来的冲突推到一个新的高潮(否则前面的“内战”也会变成阴沟翻船的笑话),同时也把队长的情感矛盾演绎上了层次:杀人的和被杀的,都是与他感情深厚的朋友。面对已铸成的罪错和铁人的责难,他只能放下盾牌,扛起巴基和他所有的过去,继续向前走。

这个选择注定大有争议。虽然泽莫一直揣着妻儿的通话,造成了某种苦情式反派的误导。但放弃复仇的黑豹和不能宽恕的铁人,其实并没有对错。这是他们自己不同的选择。而队长一直所捍卫的,正是人们这种做选择的权利。他当然知道,永远有人会选择像泽莫那样以血还血。但他宁愿付出这种“自由的高昂代价”。他所执念的是人的自由意志(所以他认为巴基在受控情况下杀人应该被宽恕),相信唯有人性中趋向正义和善的本能才能让人做“正确的事”。讽刺在于,当他作为那个“可以打一整天”的史蒂夫·罗杰斯而非“美国队长”来行使自己的意志时,却成了几乎整个世界的敌人,包括昔日的战友们。

罗素兄弟的节奏掌控力始终非常过硬。像斯塔克去找小虫的那场戏其实等于硬插,但不交代又不合适。好在四百大妈一出场,观众就忙着笑了……搞笑的戏份大部分集中在“英雄内战”的段落,既符合英雄们的性格(蚁人小虫都来了,不逗也不行),又不致像韦登那样搞得审美疲劳,还和前面那两场相对较“硬”的动作戏拉开了风格。掐架的理由又是实实在在的,能牵着人看下去。最终两败俱伤的结局,跟后面再度严肃起来的气氛过度得天衣无缝。再比如黑豹这个“新人”,从来历到表现再到在剧情中的推动作用,该说的都说明白了,也不喧宾夺主,最后还毫不浪费地承担了一个彩蛋。这水准确实把漫威的第三阶段又抬上去了,后面的《复联3》不知还能有什么超越的空间……期待被罗素兄弟打脸吧。

———————————————最后说说法案—————————————————

片中这个设定已经触及了漫画《内战》的主题,而且两人对话那场戏也很到位了(铁人用罗斯福的签字笔“诱惑”队长,简直扶额)。铁人说出签字只是权宜之计,以后可以寻机修改条款,这种“实用主义”正是他的思维特点。可惜队长正好就不是这号人,所以……友谊的小船还是得翻。

在漫画中,作为两人中性格较软弱的那一个,铁人更能体会人性的弱点,并恐惧于失控的可能(他自己就曾因酗酒而失控),这促使他寻求外在的“技术”约束。因为如他所说,美队的人性标准是“除了你自己之外谁都不可能做到的”。人类的行为自律和道德进化是个太过困难也太不确定的理想,相比于马上就能实施的法案,它严重不切实际。

而美队的核心观点,就是人性的问题无法用“捷径”——技术去解决。这部分是因为作为一个曾经与极权作战的人,美队对于“控制”性的制度天然有着一种不信任。制定和执行法案的同样是人。掌权者的见风使舵,大环境的风云突变,乃至民众非理性的情绪,随时会带来不可测的后果。后来铁人因斯克鲁战争失去了神盾局长的大权,导致注册法案险些落入反派绿魔的手中,使英雄们陷入危机。这证明美队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

如果从“自由和安全”的角度来看,铁人的立场似乎是现实的:人类应该、很多时候也愿意放弃部分自由,来换取安全和秩序。这是一种生存本能。可历史上屡屡发生的事实是,用自由换来的面包和安全并不可靠。当人将行使自我意志的权利交出后,他们的生存和安全随时可能被掌权者据为筹码或无端破坏,最终沦为无力的傀儡。这种没有自由为前提的安全,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安全。

但美队所强调的自由确实非常高端。它包含了责任、智慧、宽容和克制,甚至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我牺牲。现代的个人主义一边试图在利益和欲望的博弈中实现自由的道德性,一边时时满怀对“圣母婊”的警惕,结果却每每掉进了虚无和犬儒的大坑。这是人性的悖论和困境。对美队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人性的自我完善。尽管连他本人,也未必能永远做“对的事”。然而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也应当为之努力的。

在这些观点上,他们之间没有对与错,只有不同的选择。最终让内战发生的,其实是性格的矛盾。在《假如》中提到,如果铁人能提出让队长来掌控法案,哪怕只是谦让一下,结局就可能不同。不幸铁人的个性,就是一个天才、自负和掌控欲的结合体。他天然地认为这种权力就应该是“我的”。这一点在电影里被弱化了很多(包括法案设定为由联合国掌控,等于排除了这个梗,不过队长仍然是在得知铁人想要“控制”旺达的时候变脸的),但《复联2》中主观认为设计奥创可以解决安保问题就不跟任何人打招呼闷头干起来的行为,还是能看出这种特质。片尾队长将联盟交给铁人,多少表明队长对他的性格也看得很透(队长虽然也固执,却永远可以主动退出这一步,而他不能)。纠结的是,铁人在自负的同时又并不自信。他对自己的性格弱点也很清楚。特别是当行为的后果不像他事先设想的那样时,他会陷入自责甚至混乱。所以他在某种程度上又不自觉地寻求着队长对他的“约束”,这就是原作中队铁两人充满张力的关系的来源。

《美队3》没有太多涉及这个问题。但只要如实地表现出了这两人性格和心理的深度,就会带出他们之间的这种本质冲突——这同样是一个人性的悖论:“个性差异”很正常,更算不上大是大非,可就是它造成的问题,往往是最无解的。所以漫威的这种英雄之争总是很好看。因为它来自英雄自身的血肉,而不只是刻意营造的戏剧性。而且只有关于人之命运的故事,才是永远讲不完的。

本文由金沙jsa娱乐场-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好漫威,没有之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